Sitemap: http://www.mayippshop.com/sitemap.xml

【新民晚報】“上海出品”科技期刊紛紛突圍破圈 欣喜過(guò)后更有冷靜思考

《細胞研究》(Cell Research)影響因子(IF)46.297,躋身世界科技學(xué)術(shù)期刊影響因子的50強行列;

《分子植物》(Molecular Plant)影響因子突破20分大關(guān),躍居植物科學(xué)研究類(lèi)期刊全球第一;

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(Advanced Photonics)以13.582的成績(jì)完成國產(chǎn)期刊在全球光學(xué)期刊國際賽場(chǎng)上的首秀……

這個(gè)炙熱的季節,國際權威機構科睿唯安發(fā)布的期刊引證報告(JCR)再一次成為上海科技期刊高歌猛進(jìn)的見(jiàn)證者。突圍破圈的不易背后,本土科技期刊的清晰定位和冷靜布局更令人動(dòng)容。

新民晚報記者日前走訪(fǎng)多家科技期刊編輯部,還原“硬核”崛起下,“上海出品”當下的探索和對未來(lái)的思考。

《細胞研究》:做正確的事情 正確地做事

《細胞研究》,這本由中國科學(xué)院分子細胞科學(xué)卓越創(chuàng )新中心主辦的上海原創(chuàng )期刊,已然在激烈的國際一流學(xué)術(shù)出版競爭中牢牢站穩了腳跟。

這同樣是個(gè)“十年磨一劍”的勵志故事,剛過(guò)而立之年的它曾用15年時(shí)間完成了影響因子從2分到20分的跨越,又在短短兩年時(shí)間里以一飛沖天之勢,躋身世界頂尖學(xué)術(shù)期刊陣營(yíng)。

去年影響因子25.617,今年大漲近21分,可《細胞研究》主編、上海市科技期刊學(xué)會(huì )理事長(cháng)李黨生卻出乎意料地冷靜。“這么多年來(lái),《細胞研究》和其姊妹刊《細胞發(fā)現》始終在穩定向上發(fā)展。”這是他首先強調的。

在李黨生看來(lái),這條跨越的上揚曲線(xiàn),也是得益于影響因子的算法——新公布的影響因子,是用2019年至2020年所有文章在2021年被引用的次數,去除以這兩年里所有文章數。

“2020年后,新冠疫情有關(guān)的成果‘爆發(fā)式’發(fā)表,產(chǎn)生了極高的引用數,是影響因子‘跳躍’的重要原因。”被科研人員稱(chēng)作“CNS”的三大刊《細胞》《自然》《科學(xué)》普漲近20分,主要原因莫過(guò)于此。

《細胞研究》編輯部也清楚,在國際學(xué)術(shù)界,期刊也被分為“三六九等”,投稿人心中自有判斷,一旦“定級”,往后很難動(dòng)搖。科學(xué)家們自然明白,什么樣的成果投向哪一層級的期刊,“高攀”不了亦不肯“委身”。

這也是為什么,李黨生特別看重科學(xué)編輯的學(xué)術(shù)品味,并將之視為核心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。他記得《細胞研究》曾經(jīng)撿拾“遺珠”的艱辛,更清楚“后來(lái)者”要趕超的不易。

“哪怕到今天,科學(xué)家產(chǎn)生了高水平的工作,第一個(gè)想到的還是‘CNS’,這是人之常情。”他坦言。令他欣慰的是,越來(lái)越多在《細胞研究》上發(fā)表的論文水平,已經(jīng)接近、達到“CNS”的標準。期刊的科學(xué)編輯們也通過(guò)和科學(xué)家群體的緊密聯(lián)系,并全方位提升服務(wù),讓他們感受到《細胞研究》的誠意和潛力。

“這是個(gè)漫長(cháng)的、漸進(jìn)的過(guò)程,但總會(huì )有一天,當科學(xué)家們考慮投向哪本期刊時(shí),會(huì )將《細胞研究》和‘CNS’放在一起考慮。”李黨生充滿(mǎn)信心。

陪伴《細胞研究》成長(cháng)了17年,李黨生的思考早已不停留在這一本期刊上,如何豐富“期刊生態(tài)”,他開(kāi)始摸索,也有了自己的心得。“《細胞研究》為確保期刊質(zhì)量,拒稿率超過(guò)了90%,這無(wú)形中也對一些有潛力的實(shí)驗室和科學(xué)家關(guān)上了大門(mén)。”后來(lái),姊妹刊《細胞發(fā)現》的面世,讓那些相當優(yōu)秀的成果也站上了能得到展示的舞臺。

“當我國科技期刊發(fā)展到一定水平后,就該考慮建設穩定的生態(tài)體系。”他打比方說(shuō),寶塔一定靠基座支撐,若只剩“空中樓閣”,相當一部分有潛力的成果恐怕就要流向國外期刊了。

作為本土科技期刊的佼佼者,《細胞研究》也接待了不少“取經(jīng)者”,李黨生總是毫無(wú)保留地向同道分享,而他每次總會(huì )提到三個(gè)“正確”:用正確的方式、做正確的事情,正確地去做事。

《分子植物》:更上層樓后要守住“陣地”

連續五年位居全球植物科學(xué)研究類(lèi)期刊第二后,由中科院分子植物科學(xué)卓越創(chuàng )新中心與中國植物生理與植物分子生物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共同主辦的《分子植物》,今年以21.949的影響因子實(shí)現了更上層樓。

在《分子植物》常務(wù)副主編、中科院分子植物科學(xué)卓越創(chuàng )新中心期刊中心主任崔曉峰眼中,這是水到渠成的結果,“《分子植物》科學(xué)編輯團隊兢兢業(yè)業(yè),始終堅持國際化辦刊。從第二到第一,也是長(cháng)期努力的回報。”

中國科技期刊影響因子的蹭蹭上漲,自然離不開(kāi)我國科學(xué)家優(yōu)秀的科研成果。從世界植物科學(xué)研究發(fā)展來(lái)看,以中國為主的東亞地區,正在形成歐美之外的又一個(gè)植物科學(xué)研究高地,因而《分子植物》有了快速成長(cháng)的沃土。

“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(shí)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”,無(wú)論嚴寒酷暑,植物和農業(yè)科學(xué)領(lǐng)域的科研人員扎根祖國大地,為了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“禾下乘涼夢(mèng)”而努力。“我們要把科學(xué)家的成果及時(shí)報道出來(lái),促進(jìn)國內外的科研交流,推動(dòng)我國植物和農業(yè)科學(xué)的發(fā)展進(jìn)步。”崔曉峰堅定地說(shuō)。

《分子植物》在2020年也創(chuàng )辦了姊妹刊《植物通訊》。“兩本刊物的定位是不同的。”崔曉峰解釋?zhuān)罢咦匀皇菍隧敿壠诳挥行安钜豢跉狻钡某晒瑒t可以轉向“第二梯隊”《植物通訊》。

當然,新刊需要經(jīng)歷陣痛。在當下的評價(jià)體系下,很多科研人員還是不太愿意把論文發(fā)表在沒(méi)有影響因子的刊物上。好在,這樣的情況將從這個(gè)夏天起得到改變——最新公布的期刊引證報告里,《植物通訊》獲得了首個(gè)影響因子:8.625,位居植物科學(xué)研究類(lèi)期刊全球第7。

學(xué)科不斷發(fā)展,作為學(xué)術(shù)共同體的科技期刊也有“不進(jìn)則退”的壓力。對于科技期刊領(lǐng)域的競爭,崔曉峰并不回避——爭稿源、爭讀者群、爭作者群……“疫情下,我們喪失了原本在線(xiàn)下與科學(xué)家們交流的機會(huì )。這讓我們轉變方向,通過(guò)線(xiàn)上國際會(huì )議、論壇和講座等來(lái)與科學(xué)家加強聯(lián)系、爭取更多重要成果的首發(fā)權。”他介紹。今年,《分子植物》還首次舉辦了植物科學(xué)領(lǐng)域“科研新星”的全球遴選,編輯部邀請了全球十多位在領(lǐng)域里赫赫有名的科學(xué)家擔任評委,收到了幾十個(gè)國家的130多份“科研新星”的申請。

可喜的進(jìn)步下,崔曉峰考慮更多的,還是未來(lái)。“當前,我們高質(zhì)量的數字化出版平臺還沒(méi)有形成,已經(jīng)發(fā)表的大量?jì)?yōu)秀論文和相關(guān)的科學(xué)數據都存儲在國外出版合作方的數據庫里。”他指出,“另外,我們同樣面臨國外出版集團在人才方面的競爭。現在,我們國內期刊吸引有較強學(xué)術(shù)背景的科學(xué)編輯,主要還是靠情懷、靠事業(yè)留人。”

在崔曉峰看來(lái),無(wú)論是科學(xué)編輯還是科研人員,都應該客觀(guān)看待影響因子。“我們會(huì )不斷提升期刊的學(xué)術(shù)聲譽(yù)和國際影響力,以此來(lái)提升影響因子,讓它更好反映期刊的水平。”

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:出道即高峰 打響上海光學(xué)品牌

這是一個(gè)“出道即高峰”的喜訊: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以13.582的影響因子完成國產(chǎn)期刊在全球光學(xué)期刊國際賽場(chǎng)上的首秀,并一舉拿下光學(xué)類(lèi)頂級期刊的第5把交椅。

誕生于2019年的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由中國科學(xué)院上海光學(xué)精密機械研究所主辦、中國激光雜志社出版。創(chuàng )刊伊始,便獲得了中國科技期刊國際影響力提升計劃的支持,大家對這本新刊有著(zhù)不小的期望:“高起點(diǎn)、旗艦性”。

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有兩位共同主編:來(lái)自深圳大學(xué)的袁小聰教授和英國倫敦國王學(xué)院的安納托利·扎亞茨教授。“要辦好一本國際期刊,選方向和選主編是同等重要的。國際光學(xué)期刊領(lǐng)域實(shí)際已經(jīng)是一片‘紅海’,空白的領(lǐng)域已經(jīng)不多了。要做出一份有特色的刊物,是一項艱巨的任務(wù)。主編是刊物的靈魂,在辦刊過(guò)程中主編的親力親為是非常重要的。”談起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的“領(lǐng)航者”,中國激光雜志社總經(jīng)理楊蕾不由豎起了大拇指。

在謀求發(fā)展的成長(cháng)之路上,經(jīng)常能看到袁小聰忙碌的身影。去年夏天至今,他參與了多場(chǎng)關(guān)于期刊的路演宣傳。“主編亦像主播,要在學(xué)術(shù)界建立起自己的影響力;當然,也不可夸夸其談,要低調務(wù)實(shí)”——這也是中國激光雜志社一貫的文化。在袁小聰眼里,編輯部是“嚴謹而活潑”的,他樂(lè )于和年輕的科學(xué)編輯打成一片,自認“有的方面比他們還潮”。

新刊逐漸成熟,名聲打響后,來(lái)稿日益增多,如何選擇?“主要會(huì )從創(chuàng )新性和重要性?xún)煞矫婵疾欤@也是我們辦刊的核心標準。”袁小聰透露,領(lǐng)域內的原始重大創(chuàng )新,也就是大家熟知的“從0到1”的成果,或許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目前爭取要頗費周折;“可‘從1到10’甚至‘從1到2’的成果,我們同樣會(huì )慎重考量。”他說(shuō),不難理解,“從1到10”指在重大成果的基礎上進(jìn)行拓展;從“1到2”或許就是那些學(xué)科方面的小發(fā)現、小進(jìn)步。

“這些不同類(lèi)型的科研成果,實(shí)際上對應著(zhù)科技發(fā)展的不同階段,也從不同角度展現著(zhù)光學(xué)領(lǐng)域的進(jìn)步,共同構建起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的豐富與多元。”袁小聰表示。

值得高興的是,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的姊妹刊——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通訊》將在今年9月揭開(kāi)神秘面紗。楊蕾透露,目前已有4篇論文線(xiàn)上發(fā)表,在短短3天就獲得了2000多次的下載量。“未來(lái),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將更多收錄‘從0到1’‘從1到10’的學(xué)科重大突破,其姊妹刊在重要學(xué)科應用方面將形成互補。”

在中科院上海光機所所長(cháng)陳衛標研究員看來(lái),《先進(jìn)光子學(xué)》來(lái)稿量飛漲,既是全球光學(xué)科研快速發(fā)展的表現,也反映了各國科研人員對于中國期刊的信任度在快速上升。據透露,上海光機所在今年還將在綜述領(lǐng)域發(fā)力,推出《光子學(xué)評論》,目標影響因子30分,“好的綜述文章包含大量的信息,不僅是對本領(lǐng)域的回顧,還有很多有見(jiàn)地的展望,對于國家和相關(guān)機構,是具有很高參考價(jià)值的。”

陳衛標一直記得盧嘉錫院士的話(huà)“科技期刊是科研工作的龍頭鳳尾”,該所在發(fā)展基礎前沿研究和科學(xué)工程應用的同時(shí),從未忽視過(guò)科技期刊的工作。“我們會(huì )不斷地抓熱點(diǎn),布局出版相應的期刊。”

文章鏈接:https://wap.xinmin.cn/content/32203204.html